三也

廢萌系居家田園派

【KN含凛泉】好男孩从来不打架

就乱谈恋爱

顺便阻止利达打架 

不是什么正经KN

凛泉要素attention


 

月永雷欧一声暴喝,举着他惯常的家伙事破门而入,雷霆万钧,雷厉风行,随便雷什么,“濑名,鸣上,凛月,我寻思着,是时候跟天祥院干一架了!”

彼时鸣上岚正挑着个矬子修他的指甲,听罢差点把关节上那点褶子给矬平了。“王,王你说啥?”

月永雷欧对着七扭八歪交缠在被炉里的三具男体露出了面对死给的平和笑容,眼睛里的亮光都能把被炉给点着了,大笔一挥在稿纸上留下一道气盖山河的浓墨重彩,“我说,是时候去和天祥院一决雌雄了!”

他消失得飞快,恰如来时。鸣上岚还没来得及把指关节上的褶子捏出来时便不见了人影,留下“鸣上送战书的重任就交付给你了”在风中随鸣上岚混乱的思绪一道飘摇。

不是,等一下,大家都是男的,为什么要决雌雄。


 

“所以这儿还真是个不良少年团体,我还以为这儿就是个假装高大威猛的吸猫团体。”

朔间凛月拣了濑名泉刚剥好的橘子往嘴里送,罢了还冲濑名泉乱笑。濑名泉就压根没能阻断成功过这厮夺食,知道这货的手速自己望尘莫及,也放弃了,甩他个白眼又去新剥一个。明明这厮平时看起来慢吞吞的跟个王八没两样,尤其现在这样整个人缩在被炉里就露个脑袋在外头,简直活脱脱一个王八精怪。

“怎么办噶,大家都是好孩子,人家真的不想看到大家打架啊。”鸣上岚托着他比较不好看的右边的腮叹气,另一只手里捏着月永雷欧让他去递的战书。最胖的那只橘猫窝在他手边扒拉着这卷密宗,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大概也只有它能看懂月永雷欧到底写了些什么了,鸣上岚费尽毕身所学去琢磨,也只悟出这大概是画了只少了只翅膀的还有长短腿的小鸟。

他伸手去拿濑名泉新剥的橘子,被冷面无情一把挥开。濑名泉完全不管他在那边嘤嘤嘤什么小泉偏心只疼小凛月,眉头一皱问他,“你说,王要和那个天祥院生死对决?”

没有没有,他们就是想分个男女。这话鸣上岚不敢在濑名泉面前说,他们这个由月永雷欧发起对外宣称不良少年实际就是每天吸吸猫吃吃点心的好男孩小组织里,濑名泉是最配合月永雷欧天马行空的一个。“对的呀,就是,那个天祥院。”

“我知道。”朔间凛月吧唧嘴,把手指上的汁水舔干净,没有像往常一样安静如鳖,“就是那个,传说出生时天上飘过彩云,三岁能扛千斤顶,五岁十步一杀人,见过他的人都死了,还有一个知名奖项是为了纪念他在炸药届杰出地位的那个天祥院。”

等等,虽然我们听到的传闻差不多,怎么觉得哪里不对。

“……王这要是去了,看来是凶多吉少啊。”濑名泉愁眉不展地叹了口气继续剥橘子,本来他就只想着吃一个,结果突然发现从橘子底部捅进去那一下有种莫名其妙的爽快,忍不住就想多剥两个。“看来,还是不得不阻止他了。”

不,从一开始就应该决定阻止吧,约架是好男孩应该干的事吗我们只是个吸猫组织啊。

“这个好办,我有办法。”朔间凛月呵欠着继续把橘子往嘴里送,这个人干什么都有种小白脸味道,尤其他冲人乱笑的时候,简直是叫人控制不住地想给他送钱。此时的朔间凛月,对着桌边二位带点担忧和狐疑的目光,露出俏秘书般的微笑。

 


“王,听说你要带我们去和天祥院他们一伙打群架。”

今天的点心是奶油蛋糕卷,濑名泉是不吃的,往常他们都是买三份然后按照先来后到原则挑自己喜欢的颜色。今天三块蛋糕卷全码在月永雷欧面前,月永雷欧本人被半强迫地按在属于他的那边被炉里,正对面是面色凝重的濑名泉和朔间凛月。

“哦,是有这么个事儿,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哈?”月永雷欧直勾勾地瞅着眼前的蛋糕,“你们干嘛把蛋糕卷摆成三角形?稳定结构?”

“王,这事……”朔间凛月大喘气,努力忽略濑名泉在被炉掩护下暗搓搓掐他大腿的小人行径,“还是,小濑来讲吧。”

濑名泉没想到这个王八居然把锅甩给了自己,手没收住劲儿拧了朔间凛月一把狠的。见月永雷欧把探寻的目光投向自己,心一横为了这个吸猫团的将来也只好破罐破摔,“其实,其实我和蠢熊,是情侣。”

很好,这里不仅以断断续续的语气增加可信度,还知道用昵称来暗示亲密关系,演技在线啊。朔间凛月冲月永雷欧肯定地点点头,“而且,小濑他其实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了。”

?????????

这和我们讲好的战术不一样啊你个王八蛋居然乱播种?濑名泉平白无故失了清白,一时热血上头,手指头一撮又要去掐朔间凛月这个叛徒的大腿,却被这突然反应加速的鳖精一把握住。朔间凛月冲他露出一个在外人看来搞不好还有点“别怕别怕一切有我”实际大概是“我站C位听我的不要乱逼逼”的阴测测笑容。

月永雷欧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惊雷震得不轻,神情有点天要下雨的恍惚,“不是,这,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我们只是,一直瞒着没说。”朔间凛月对月永雷欧摆出一副凝重的表情,“王,这次要是真和天祥院他们开打,恐怕是九死一生。我听说,他三岁就能赤手空拳猎老虎,五岁更是一人独斗狼群全身而退。我好不容易要当爸爸,实在是不想看孩子一出生就没了爹,害小濑也成了寡妇。”

月永雷欧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视线在低垂着眼睑的濑名泉和目光灼灼的朔间凛月之间来回打转。此时濑名泉没空来管他,本来按照他那在四人中相对直白地性格肯定是跳起来戳穿右手边这位戏精了,但右边这位不仅没松开刚才握着自己的手还正暗搓搓地挠他手心,一下一下勾得濑名泉的水晶少男心好像住了个终日伏地挺身的两百斤大汉。月永雷欧无法,求助般地转向坐在另一边正慢条斯理剥橘子降低存在感的鸣上岚。

看我干嘛!不要看我!为什么你会是一副认真为难的表情啊濑名泉根本一点肚子没有啊不对男人是不会怀孕的啊又不是海马!草履虫还要踩一脚才能生成新生命呢你在想啥。鸣上岚此时深刻地觉得他所在的不是什么吸猫团更不是什么不良少年团伙,这根本就是个假酒小组啊。不过了为了维持自己不打架好男孩的形象,他暂时也就当自己干了那杯八二年美年达兑女儿红,对着月永雷欧露出爱莫能助的笑容,继续剥他的橘子。

从橘子脐戳进去那一下是真的爽啊,濑名泉诚不欺我。

 


“我知道了,孩子要紧,这件事我再想想吧。”久到鸣上岚都开始怀疑濑名泉是不是真的怀了朔间凛月的种的时候,月永雷欧开口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留下一句就一个人不那么乐意地出去了,一头不安分的红发耷拉着,没吃的奶油蛋糕卷被鸣上岚和朔间凛月瓜分,孤零零的小背影让濑名泉差点就冲过去给他一个拥抱说不怕不哭妈妈帮你去揍他们,不过最后还是不想和四岁灭人家门五岁血洗一条街的天祥院正面肛的想法占了上风,加上还有朔间凛月牵小手挠手心的混乱DEBUFF,终究是握了握拳什么也没干。

朔间凛月和鸣上岚也自知这样诓骗队友有点不厚道,打算着哪天月永雷欧忘了要打群架这茬了去道个歉陪个不是。

不过好歹,这次自寻死路的群架算是不用打了。

晴天一道霹雳,月永雷欧顶着精神奕奕的红发破门而入。

“濑名!我想到了!你就假装这小孩是天祥院的!天祥院以为自己给凛月戴了绿帽我们打他他肯定不敢还手!我们就能不战而胜啦!”

“……你给我出去!”


评论 ( 34 )
热度 ( 238 )

© 三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