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也

廢萌系居家田園派

【凛泉】糖果只给好孩子

年龄操作什么感情发展都没有的医生泉和栗宝宝。

 

 

00.

濑名泉不是什么大人物,也不曾做过什么家喻户晓的善举。他今年从医大毕业,刚结束了在对口医院各个科室的半年轮训,于本日开始了小儿科医师的生活。连濑名泉自己都没想到会被分到这个科室,虽然出名和蔼的胖主任在上周五就安慰他不用紧张,和小孩子们相处并不是什么难事,稍微准备一些他们喜欢的东西就可以了,轮训期间连续因为冷脸一天吓哭三个的医院记录还是让濑名泉的心情如同初次上战场搏杀的士兵一般复杂。

同期的半个好友鸣上岚给他传了邮件,他绞尽脑汁打算拿来哄小朋友的糖果已经被邮寄到了医院,还附带了一张指尖夹着糖果故作诱惑的自拍,用女孩子们之间正流行的图片软件调了色。

“死人妖。”他哼笑一声,将手机放回提包,如往常一般提前一站下了电车步行前往医院,权当锻炼身体。

 

濑名泉自觉是个怕麻烦的人,他老摆着一张冷面孔,希望那些坏东西见了他能绕道往别处,却总是不走运地被各种麻烦事找上门来。而他若是不做些什么,又总觉得有些说不过去。一个没留神,认识他的人都开始说,“濑名泉是个口是心非的好人。”

从下电车开始就一直能感觉到,

“你这家伙,这么明目张胆地跟踪给我适可而止啊!”他忍无可忍地转身,想着要是没能把人吓跑就给那个尾随着自己的家伙一拳,视平线所及之处却空无一人。

扑通。

濑名泉循声低头,没有什么装扮可疑的跟踪狂,只有一个看起来是吓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的小孩。这让他想起了轮训时自己创下的记录,一时间烦闷得有些明显。许是他那副表情实在让人害怕,小孩子跌跌撞撞爬了起来,飞快地蹿到半米外的路灯杆后,露出小半张写满了惊慌和难以置信的脸,圆眼睛滴溜溜地扫视着眼前这个大人。

这也给了濑名泉时间好好打量这个不知道为什么跟着自己的小孩。黑头发白皮肤,不是那么寻常的红眼睛,从探出路灯杆的小半边身体来看大概不过七八岁,衣物虽然沾了灰尘却还是能一眼从名牌看出价值不菲,大概是什么走失的有钱人家少爷。本着对于走失儿童一视同仁的关怀,濑名泉打算把他先带回医院处理下伤口。

可他刚往前迈开半步,伸着手琢磨怎么把小少爷哄出来,一阵钝痛便从指尖传来。

“死小鬼!!!!!”

一圈新鲜的,鲜红色的牙印。

 

他们陷入了莫名其妙的无声对峙,这个小鬼看他的眼神好想他是个图谋不轨的人贩子,可淌着血的膝盖却让濑名泉无法坐视不理。如果此时有行人经过的话,他们的场面搞不好还会被误解成年轻的父亲想要把儿子强行送去学校而遭人指指点点。他本该甩下这个咬人的小混蛋直接走人的。上班时间已经不远了,他一点都不想第一天正式工作就迟到。但刚转过身,背后灼热而明显的目光让濑名泉最终还是泄愤般地拧了一下自己被咬伤的指尖,走回了路灯杆边蹲了下来。

“你要是愿意跟我去医院的话,我可以给你一颗糖。”

小少爷眨了眨眼睛,“用糖哄骗小孩子的,一般都是骗子,是人贩子。”

你这么不可爱还乱咬人,人贩子是想不开才拐卖你。濑名泉懒得说话,维持着姿势不动,等着这位小少爷的最终答复。

“你真的有糖吗?”半晌,在濑名泉再次改变主意直起膝盖之前,小少爷先一步开口了。他依然将半个人藏在路灯柱子后面,圆溜溜的红眼睛充满怀疑地审视着濑名泉。

“有,不过不在身上,你得跟我去医院里拿。”

“实打实的骗子。”

“……”

“好吧!好吧!”濑名泉脱力般的扶住额头,放弃地直起了膝盖,“警惕性高是好事,看来你也确实不想让我多管闲事。这里直走到底右拐五百米有个巡逻的岗亭,你可以去那里找人帮忙。”他调整好挎包的位置,想了想还是补充了一句,“路上注意安全,这附近可不算特别太平。”

如果不撒丫子赶紧跑,他怕是要被每天有特权晚他半小时上班的老主任逮个正着了。濑名泉回头,打算最后确认一眼小孩子的情况。

路灯杆后已经没有人了。

一团软绵绵的小东西缠上了他的小腿。

“我叫朔间凛月。”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小男孩儿打着圈儿的发旋,“你讲过会给我糖的。”

小孩打着颤儿的小嗓音让濑名泉心里顿时涌起一阵嘚瑟,镇定地点点头,“我们说好了。”

“我们说好了。”

 

00.

“我哥哥说,我这么漂亮,千万不能一个人出门。”朔间凛月晃荡着左边小腿,盯着给自己包扎脚踝的濑名泉说,“他说我会被人拐了去,当童养媳的。”

“是嘛。”最后他们还是迟到了。护士站的小姐姐们冲抱着孩子的濑名泉投来探究而惊异的目光,让濑名泉恍惚地以为自己抱着的是个哥斯拉幼崽,窘迫万分地把朔间凛月由抱转扛闪进了休息室。小孩身上细小的伤口虽然都不严重,不包扎干净还是会有感染的隐患。濑名泉把绷带一圈一圈绕上朔间凛月的脚踝。“那你哥有没有告诉你,童养媳是什么意思。”

“没有,这个是我自己问柯基的。他说是帮人家养老婆的小孩。”朔间凛月歪着脑袋想了想,又补充道,“柯基是我哥的宠物,跟你长得有点像,还害我认错了。”

……你这柯基说的是人还是狗啊要是是人你们家这癖好也太一言难尽了居然还有主宠关系这么高级的普雷还一点不避着自己年幼的弟弟这哥哥也太胖胖了???所以说果然是狗吧是狗吧现在可是文明社会不对啊那不是在骂我屁股大腿还短吗不行不行。

“童养媳的意思是,养大了给当老婆的。”濑名泉给朔间凛月的脚踝系了个小小的蝴蝶结,硬生生把一大段对于别人家庭的好奇憋了回去。

“那你把我带过来,是不是想让我给你当童养媳?”

濑名泉抬头,恰好对上了小孩儿俏生生的脸,他哥没说错,长这么好看,不抓了去当童养媳真可惜。“那是犯法的。”他把朔间凛月的腿往地上一杵,示意他包好了,自己起身换白大褂准备干活。临出门他掏了掏兜,摸出颗小糖放到朔间凛月手心里。

“你乖乖待着等我回来,我再给你一颗。”

“要是有护士进来了呢?”

“女护士你就对着她们笑呗,反正你长这么好看。他们肯定心肝心肝地给你好吃好喝。”

 

“嘶——”按上门把手的瞬间濑名泉倒抽了一口凉气,之前一直身陷忙乱之中没有察觉,现在回过神来才意识到之前被咬到的手指正抽动着传出灼热的刺痛。

“哎呀,都是成年人了居然还这么怕痛。”朔间凛月含着糖,声音有些含混不清。“而且反应超——迟钝,小濑你绝对是笨蛋。”

“小狗变的妖怪给我闭嘴!”

 

濑名泉有一瞬间怀疑,人的指尖会不会是除了舌头外第二个味觉器官。小孩子的体温会比成年人要高,这是他在课本上看到过的,这也是一件濑名泉讨厌的麻烦事,因为一位没有好好念书的家长心急火燎地冲进诊室曾经因为他说这是正常现象而大声斥责他是个笨蛋庸医。

朔间凛月含着因为他的指尖,那粒糖果在他嘴里滚动着融化,来带着濑名泉好像也尝到了点若有似无的甜味。就算是之前上手术台的时候,他的触感也不曾如此敏锐,舌尖扫过破皮伤口的痛感和麻痒一清二楚。小孩子就这么专注地含着濑名泉的指尖,偶尔抬头看濑名泉一眼,不寻常的红色大眼睛里水波流转。我帮你消毒咯。他冲对着他愣神的濑名泉眨眨眼,含着他的手指这么说。

……现在的小鬼。

 

濑名泉前脚刚逃也似的冲出了休息室,鸣上岚后脚就蹿进了休息室。“小朋友,那个银发哥哥跟你是什么关系呀?”

朔间凛月含着那颗濑名泉给他的糖瞥了他一眼,继续专心致志地捏糖纸玩。濑名泉给他的是颗说不出口味的水果糖,用玻璃纸包着,在阳光下看起来五光十色,哄小女孩确实不错。“我是小濑年轻时的一个错误,是那个被他抛弃的女人送来的讨债鬼。”

“哎呀,这听起来可真不像是你这样的小天使会说的话呢。”

“我以为你更想听到这样的密辛?”朔间凛月把玻璃糖纸展平了摊在掌心里。“我告诉你实话的话,你可以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哎呀,这不是小泉买来哄小宝贝们的嘛。”鸣上岚显然注意到了朔间凛月手里的糖纸,“可以哦,你问吧。”

“小濑到底是什么科室的医师?”

“泉酱的话,儿科的哦。”

“那他一定很容易把小孩子吓跑,他看起来超级凶恶的。”

“八九不离十吧,小泉在轮训的时候可是创下了连续吓哭三个小病人的医院记录。但他很温柔,对吧?”鸣上岚侧过头打量着这个并没有在看他而是专心玩糖纸的小男孩,故意反问,“不然你也不会在这里了。”

朔间凛月把玻璃糖纸叠成了一个小方盒。它现在看起来有些锋利,但在太阳下依然闪闪发亮,“你不是想知道我和他是什么关系嘛。”

“我是这家伙捡来的童养媳啊。”


这次之后的废话比较多。

问KEI爸抱的梗,医生泉和小栗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按捺不住兴奋。

还有好多想写的事因为不会说话实在是卡壳得不行。想让栗子从最开始不太喜欢泉到最后花样撩泉加卖小孩子专属萌结果也没很好地展开(。)我好想写栗子强吻泉然后blingbling又特别酷哥地说小濑,虽然有着危险的外表,但我会成为对你和孩子负责的好男人的(大爆笑)。

解释一下,栗子最开始跟着泉哥是因为把他跟狗宝认混了(……)那时候离家出走的小宝贝其实已经有点害怕想回家了。结果却遇到了未来的老婆!真是欧皇的运气!(屁)

然后,转眼快400follow了,超级大感谢,在凛泉这个官方不疼爱的坑里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会开点文的,不过开始写大概也要五月考完之后了……

以上晚安。



评论 ( 14 )
热度 ( 164 )

© 三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