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也

廢萌系居家田園派

【凛泉】黑天鹅 01

冰啪但跟原作剧情无关 专业词汇来自YOI 捏他部分来自电影《黑天鹅》

本来打算整篇写完再发的 不过这样子比较好断后路

 

濑名泉属于能惊艳到旁人的那类上帝宠儿里,最直白的那种。

他有一副从小到大不论男人女人都会驻足回头的好皮相,又由于日后在花样滑冰事业上建树颇丰,甚至被不少杂志赞美为“冰雪中最耀眼的蓝宝石”“魅惑人心的冬之妖精”。

关于朔间凛月和濑名泉的故事,发生在这些在本人看来相当破廉耻的称呼被大肆传播之前很久,久到濑名泉这个名字,甚至还只出现在某个小城市的花滑集训队备选队员名单上。

 

00

羽风薰从更衣室出来,把运动包挂上肩膀一边和之前一道练习的女孩子挥手道别。他今天的运气不错,对方是初次被朋友推荐来的新手,他那点半吊子技巧完全足够让对方哇哇叫,也顺势交换了联络方式,从对方的眼神和姿态来看下一步的进展简直就是再水到渠成不过了。

LUCKY。

连走向被好友强行拜托照顾的弟弟的脚步都跟着轻快起来,要是是少女漫画里的话搞不好已经冒出了粉色的小花。说起来作为好友的那家伙真是个十成十的弟控。当对方一脸诚恳地拜托自己在他没法在家而平时肩负照看任务的竹马也分身乏术的周末帮忙照顾一下他的可爱弟弟时,要不是和对方从小就认识,他都要相信那个所谓的可爱弟弟是个三岁的小宝宝,而不是眼前这位甩都不甩他的十九岁酷哥。

名为朔间凛月的可爱弟弟正斜倚在冰场边百无聊赖地刷着手中的智能机,身边五米半径内聚集了不少想要上前搭话的女孩子。不过似乎这位并没有意识到这个让人艳羡的事实,目不斜视地注视着闪着荧光的屏幕。

 

“哎?这不是濑名吗。”刻意放轻脚步绕道对方身后,原本以为能撞破什么能让好友爆哭的秘密女友,却不期然看到了自己熟人的身影。“朔间你居然拍了他的照片哦?”

朔间凛月绷着他的酷哥人设点点头斜睨他一眼,在羽风薰进一步研究之前锁上了手机屏幕,“走吧。”

“哎你不要害羞嘛,濑名花滑确实很厉害,好歹是进入了集训队的人啊。”他几步跟上已经快要走远的朔间凛月,对方表面上依然是一副惯常睡不醒的表情,却让羽风薰觉得有些什么不一样,总有种像是被撞破了什么小心思的初中男生的感觉。

搞不好真有什么能让他那位好友爆哭的秘密。

这么想着,忍不住侧过身有些八卦地开始打探。“朔间你觉得濑名怎么样?呜哇!”

他被从身边经过的人狠狠地撞了肩膀,对方戴着兜帽看不见表情,一声不吭地径直走了过去。啊,阴沉的家伙。羽风薰一面在心里忍不住嫌弃对方没礼貌,一面却因八卦之心过于强烈而只是继续转头锲而不舍地追问,“他是不是很强?花滑技术很好吧?每次他来训练冰场边上的女孩子总是特别多。”一个有点古怪的念头猛然闪入脑海,“你该不会是迷上人家了吧!”

“……”朔间凛月停下脚步,今天第一次用那双他们家祖传的红眼睛直视了羽风薰,“跟羽风君你这样的半吊子比的话,大部分在冰场上的人都能甩你半条街,也就只能骗骗初次来的女孩子。”

喂,不要因为被撞破了小秘密就刻意损我,太刻意了好吧。羽风薰一副我懂我懂的表情,一边挤眉弄眼地示意他继续。

朔间凛月被他看得莫名其妙,一阵莫名后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白了他一眼,手臂在两人间隔出距离。“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废料,我要回去睡了。”

“啊啊,被男人征服了啊朔间,真是想不到~”

“那句话只有字面意思。”朔间凛月送了羽风薰第二个关爱傻子的眼神,“他的技巧确实很好,那位濑君。”

“但实话实说,明明应该是非常性感的舞步,那位濑君却硬生生拆成了全无生气的机械移动。”

“要说诱人程度,比起羽风你这家伙贪图便宜买回来的飞机杯还要弱。”

“哈?!”

前方突然传来的一声暴喝把羽风薰“我才没有贪过那种便宜不对我才不需要用飞机杯”的反驳塞回了喉咙。

票选最让人尴尬的事前三名,在讲别人坏话的时候恰巧被对方听见了。

刚才撞了他肩膀的兜帽君此时正大步朝他们走来。

濑名泉。

 

00

从冰场边的便利店出来,羽风薰把罐装咖啡和碳酸饮料放进提包,又一次焦灼地拿起手机确认是否有来电提醒,一边思前想后到底要不要告诉朔间零。虽然从没见过朔间零真正生气,但也正因此才会有种难以预料的恐怖感。要是他知道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弟弟被一个男生半路劫走,而且他弟搞不好还对人家有点别的意思,羽风薰的脑袋里并不能为他找到已知可匹配的表情。暴走的朔间零简直比穿着裙子的哥吉拉之王还要噩梦。

 

朔间凛月评价濑名泉“还不如飞机杯有诱惑力”的话被本人听到了。

在羽风薰过往的印象里,濑名泉可以被简单地概括为“高冷”二字。作为集训队的备选总是能在冰场上见到他在练习,永远独自一人,从不跟人交谈,更不要说会有什么同伴了。女孩子们暗地里管他叫“冰山王子”,呀呀呀地尖叫说这样又有颜又高冷的属性超级戳红心,一边却没人敢上去跟他搭话。“感觉跟濑名君搭话的话,就算没有被那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扫出的射线冻住,也会被其他的女孩子杀死的。”

濑名泉把朔间凛月单独叫回了冰场,现在这个时间段那里基本是没有人的。当时濑名泉的表情在羽风薰看来完全就是要用鞋上的冰刀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将朔间凛月灭口。两人间一瞬间紧张起来的气氛让被夹在中间的他如同被电击一般咂着舌头无所适从

——搞什么,我想要的修罗场明明是两个清纯可爱的美少女竞争我结婚对象的宝座,而不是这种被两个大男人挤在中间的尴尬场面啊。

“嘛啊,今天可能不太方便,这家伙的哥哥已经……”

“羽风君,麻烦你帮忙买个碳酸饮料可以吗。”未等他打完圆场,朔间凛月直接接过了话头,甚至还问了对面气势汹汹的濑名泉,“你喝什么吗,濑名君。”

“……清咖啡,麻烦你了。”

不对,为什么我会真的像跑腿小弟一样巴巴地去帮他们买饮料,还在这里忐忑不安地担心。一时间羽风薰也不知道自己作为直男的脸该往哪儿搁,握着手机的手晃了晃,最终还是攥了背包带走回了冰场。

 

“你这家伙!”如果可以的话,濑名泉真想用脚上的冰刀劈开此时朔间凛月正倚靠的墙壁,不,直接劈开这家伙的脑壳才好。“给我起来!”

被那样的门外汉批评,还是“诱惑力还没有一个廉价飞机杯强”这样的恶劣言语,直接引爆了连日来被教练批评“拘谨到完全无法感染观众”的濑名泉积攒在肺里的火药,原本还想拢上兜帽在被教练抓住又是一通指责之前出去好歹发泄一下火气,现在却全部烧到了朔间凛月身上。“看好了,外行。我绝对会让你收回之前的话。”

没有诱惑力又怎样,只有技巧足够好,才是获胜的绝对保证。

谁/他/妈是飞机杯啊!怀着这样的心情做完最后一个阿列克谢三周跳,回头的濑名泉却只看见了一个明显是已经睡倒的头顶。

连胃里的火药都被烧着了,并且直烧脑神经。拽起朔间凛月的领子,在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前挥起了拳头。

 

主流受众是青春少女的吸血鬼题材小说电影电视剧里,吸血鬼们往往有着俊美的外表,苍白的皮肤,血红的眼眸,魅惑人心的笑容,还标配一个霸道总裁的性格。

朔间凛月一手握住濑名泉的挥向他的手腕,一手捏住了濑名泉的下巴。

他吻了他。嘴唇柔软却一片冰凉,含吮包裹着濑名泉因错愕而微张的唇瓣。朔间凛月的红眼睛呈现一个充满奸笑意味的弧度,倒映在濑名泉眼里,像一轮象征着不详的红色月亮。原本只是不时摩挲的尖牙刺穿了唇瓣,突然的刺痛叫濑名泉控制不住地想要后退,却被对方牢牢禁锢在手指间。朔间凛月捏着他的下巴,舌头扫过口腔里的每一寸,嘴唇上的鲜血被对方引导着滑入喉咙。

像是正在注入什么毒物。

最终分开时他们彼此皆气喘吁吁,濑名泉望向朔间凛月的眼神一片茫然,却见对方勾起了单边嘴角。

“我收回前言,”此时的冰场里只有他们两人,冰面上只开着寥寥几盏略显昏暗的灯,朔间凛月闪着光的血红色眼睛格外清晰,“就算是把你和被使用过的飞/机/杯摆在一起比,你也会完败。”

“……诶?”濑名泉的意识还有些恍惚,一时间没能消化朔间凛月话里的含义。

“没听懂吗?”彻底放开濑名泉,朔间凛月转身向出口走去,到了门边才再次扭头,“就是说,虽然你还算好看,但就算把你赤裸裸地摊在我面前,我也没有兴趣和你做/爱。”

他闪身出去,关上了门。

背后传来“咚”的一声硬物撞击的响动。

 

智能机是很脆弱的,从高空落地,价值不菲的玻璃屏就算万幸没有全碎,磕碰掉边边角角也是在所难免的。

朔间,你弟,是要犯/罪啊。

 

TBC

 

第一次在这个CP里打TBC!因为我复习不完啦……

要是有人看到这个(基本和花滑无关的)三俗花滑故事的TBC还想要后续就好了!

虽然演出服看久了觉得有点老年但果然滑冰泉泉真好看 屁股好翘(歪妖妖灵

……可不可以奶我一口期末物理不挂。

 

 


评论 ( 17 )
热度 ( 121 )

© 三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