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也

廢萌系居家田園派

太中】我因寒冷放弃爱情

看完王上王死矫情。

OOC。

————

无可奈何,无可奈何。

太宰治对中原中也提出了分手。

你看,这天寒地冻,我应该赶紧在冻结的湖面上凿一个窟窿把头埋进去,哪还有闲心来爱你。

这到达零下的温度,连我床头柜里的润滑剂都冻住了。你的里面又干又涩,形同火炉里的木材,进入的时候实在是不爽快,就算温暖,我也没办法有丝毫爱你的意志。

你那么漂亮,那么喜欢漂亮。那些时髦的服饰口袋那么小,根本装不下两个人取暖的手。

我们的爱情算是玩完了。

 

无可奈何,无可奈何。

中原中也要和太宰治分手了。

你看,这冰天雪地,入水过后的人体是冰凉的,并不适合躺在同一床棉被里安眠。

现在的你软弱又懒惰,我想这和我爱的那个你是截然不同的,你应当是强大的,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你。

我已经如同老女人一般和你说了无数次,不许把你的蟹肉罐头扔进火炉里加热,这已经是你今年冬天炸坏的第四个火炉了,这寒冷到连脖颈都不再暖和的天气,失去了制暖的工具,无异于慢慢死去。

死人要怎么来爱情。

 

无可奈何,无可奈何。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他们俩把他们的爱情彻底放弃了。

毕竟,这样的天气,谁也没有什么心情去谈那什么恋爱了。

明明以前冬天的晚上无事可做,他们会靠在一起听歌,矫情地不用中也的奢侈品音响,用小耳机一人一个的听,听Maroon 5的sugar,中也跟着哼哼调子,太宰就看着他笑,笑到中也心虚得作势要揍他,太宰就撩他,说我对中也可也是如饥似渴呀求可怜求爱爱。中也心想着明明太宰才是那个让他拜倒的迷人精手上不含糊地给了太宰一个巴说少来不吃你那套。然后在地上滚成一团。

 

可惜了他们的爱情那么好。

中原中也爱起来的时候是太阳一样的,他爱着什么人的时候,温暖,强大,无所畏,带着他特有的那种张扬气儿。

他就是敢和太宰治一起仰面从楼顶坠落,因着异能平稳落地给挂在电线杆上的太宰治一个耳光,之后再面红耳赤地接吻。

那或许能评上太宰治难得喜欢中原中也的第一名。

太宰治的爱情和中原中也的不那么相同,他那么甜美,让人从头到脚都浸泡在绵密的云朵里,懒洋洋地舒展着不愿起来。

他们相爱的时候,这个迷人精有那么多花招,在千禧年到来的夜晚在厚实的羊毛地毯上彼此拥抱着翻滚着亲吻和撕咬了两个世纪,玻璃窗外是点亮了他们的眼睛的烟花。

那能评上中原中也觉得太宰治最好看前十名。

 

无可奈何,无可奈何。

那个自杀混蛋今天也是湿哒哒地被他从河里捞出来,鼻头通红四肢冰冷。还毫不在意地从火锅里抢劫为数不多的肉类。

那个小矮子又把冰凉的脚丫子踩他大腿上了,从自己的枕头一路滚到他的枕头上不说,还卷走了大半的被子。

果然早就应该放弃掉和他的爱情了。这似乎才是最为正确的事。

可是呀,无可奈何。他们相爱了太久,用双手环抱着彼此太久,早已没有办法分出一只手去牵住别人了。

彼此紧贴着拥抱得太久,原本空荡荡的右半边胸腔里,已经填满了对方的心跳声了。

不管是只是舍弃,还是新人换旧人,对他们来说似乎都是如登天一般的难事了。

 

一或二或三流的言情小说里总是说,你要是爱一个人,就会觉得他什么都好,什么都比不上他好。可他们觉得彼此哪儿都不好。似乎还只有彼此觉得彼此哪儿都不好。

可是啊,一或二或三流的言情小说里,一见面就剑拔弩张的死对头最后都在一起了。

中原说我们这也太凄凄惨惨戚戚了连狼狈为奸都算不上简直是发展中国家挖个坑把可燃不可燃有毒有害垃圾一道埋了。

太宰说你怎么能这么想呢要积极一点,相处嘛,就是你将就着我,我将就着你,和拿咸菜下饭是一样的。看不上不待见,还是离不开。

 

他们最后还是和好了。

太宰治想着换个不这么麻烦的人爱,可女人需要他给安全感,这实在是比中原中也麻烦得多的事。

中原中也想着还是不去爱了,他所有的关于爱情的知识几乎都是太宰治教给他的,可他从太宰治那儿学会也只学会了怎么爱太宰治,他毫无办法。

中原中也拨通了太宰治的电话,说现在水都冻住了,你没有办法投湖了。

太宰治在那边湿漉漉地闷笑说是啊,我刚刚想了想,也许我们可以不用做/爱,拥抱就足够暖和了。

他们直起身伸了个懒腰,又冷得重新躺回了被子里。

 

这可怎么办,他们的爱情已经被放弃了呀,已经覆水难收了呀。

中原中也说糟糕,我们之间早就已经没有爱情了。

太宰治说没错啊,我们之间的,是正确呀。

 

评论 ( 1 )
热度 ( 66 )

© 三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