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也

廢萌系居家田園派

【织太】千年的龙与魔法师(完)

(算是送给 @逆流島 小朋友)

(边写边发烧,写得蠢就别怪我了)

(来陪我聊结局呀)

003(好烂啊我果然不适合结尾(哭号.AVI)完全脱离原著设定别打我)

从织田作往一口老皮箱里扔的金币数来看,他和太宰相处了七年还要多了。现在的太宰治已经是一个相当帅气迷人的青年了。即使他穿法师袍的方式还是那种另类又懒散的歪斜。四肢脖颈还是缠绕着密密匝匝的绷带。

“但是啊,你望着他的眼睛,他也望着你,那就好像是一轮漆黑的月亮,蛊惑人沉迷。就是会那么觉得,觉得他什么都那么漂亮,苍白的皮肤也好,弧度的鼻梁也好,薄唇,四肢,十指。他的角角落落都让人连呼吸都忘记了。”

“你有一群夸张的粉丝。”织田作浏览完太宰带来的影像魔法,这么评价道。

太宰正在泡茶。不是用魔杖指挥茶具动作的泡茶,这件事他一直以来都喜欢亲力亲为(不过也是从三年前开始的,三年前的太宰治还沉迷于一些不健康的有色饮料)。他现在已经高等大法师了,还是学院里相当难得的青年大法师。身上的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件廉价的学徒袍。却还是被大法师先生毫不客气地划了几道石灰粉道子。“来,喷火,织田作。”太宰往茶壶里倒入自己带来的泉水。递到织田作面前。“我们要烧开水了。”

今天的织田作不太配合。“划了几道了?”

太宰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织田作说的是袍子上的石灰粉道,忍不住眯起那让学院里的女孩子神魂颠倒的双眼。“恰巧我昨天数过。已经九百八十七道了。再过不久,说不定也就能集齐一千了。”

“真好。”织田作这么说,配合地烧开水,等太宰泡上茶叶,为他自己斟了两杯,就用尾巴拎起茶壶将剩余的茶水倒进了嘴里。

“今天的茶叶不怎么样。”他如此评价。

“嗯,我也这么觉得。”太宰治回应。

 

太宰治进入了他的魔力全盛期,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嚣张的时期。如果之前和之后的时期,他的魔力还是一个只有一个开口的容器的话,那现在的他几乎可以说是一根流动魔力的管道了。

“我找到第九百九十九种啦!”太宰治用了他新研制的空间扭曲术,这么骄傲地宣布。

“哦,那可真是恭喜你了。”织田作搭着眼皮,他最近总是又困又无聊。大概是因为真的要老死了吧。他这么暗自想着。搞不好我会比太宰死得要早。他合着眼皮,等着太宰喊他烧水。

等了半刻钟也没有任何响动。他感到有些异样,一种似乎名为不习惯的感觉迫使他睁开眼。

太宰治正站在他眼前不到一米的地方冲他笑。“我们去看烟花吧,今晚。”

“那是百年一遇的盛大庆典,不光是镇子上的人们,远离人群的魔法学院学生们在那一天也会获准到镇上游玩,没有几个人会错过这个好日子。太宰治计划着带织田作从这个织田作的洞穴里逃出去。他们的计划简单粗暴。织田作破坏洞穴,太宰找准时机暂停时间使洞穴不被修复,然后他们在太宰的法术失效之前逃出来。这个方法听起来很容易,却并不那么容易实现。他们是从中午开始尝试的,等他们从洞穴里出来时,月亮已经滚上了山坡。”

“这算不算第一千种方法啊?”太宰治这么打趣说。

应该算吧。织田作心想。

“哎呀,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先找个什么地方坐会儿?”太宰治坐在龙背上,手中捏着一只金色的怀表,连着一条银白色链子,看起来很名贵。织田作稍稍偏头,能够听见其上指针走动的声音。

他飞行的速度很快。风声猎猎蹿进太宰治的袍子,他看起来那么神气。“织田作。”他的声音在风中有些模糊,不过依然听得出其中的神气自得。“月亮看起来离我们好近。”

是好近。织田作这么想着。稍一使力振动骨翼飞得更高,太宰又是一阵笑声。他松开了原本抱着织田作脊背的双手向两边伸展,坐直了身子微扬起下巴。“织田作,我得说,龙与魔法师真是童话般的绝配。”

我也这么觉得。织田作这么想着。

 

他们最后决定在一片到镇子还有点距离的林子里先小憩一会儿。太宰治从他的袍子里掏出了三个蟹肉罐头。“嘿嘿,别这么看我。虽然我知道龙喜欢吃处(哈哈哈)女,呃好吧你还喜欢咖喱饭。但是今天真的无能为力。尤其是处(哈哈哈)女,就算我能搞到手她也会立刻不是处(哈哈哈)女的,除非是你也下不了口的长相。”他状似无奈地摊了摊手,“总之,蟹肉罐头你就将就着吃吧。”

织田作并不打算吃那个蟹肉罐头。“你还记得你第三次来的时候我们的对话吗?”

“嗯?”大法师先生正迫不及待地开了蟹肉罐头饕餮着,有些茫然地抬头看他。

“算了,没什么。”织田作蜷起来,将太宰治围在里面。“你之后应该要去世界各地游历吧?这似乎是一个大法师的必经之路。”

“好像是的。”太宰治已经打开了第二个蟹肉罐头。“怎么了?”

织田作眨了眨眼睛,他今天戴着那副眼镜,毕竟已经太久没戴了,有点不太习惯。“那你得记得把我洞穴里的皮箱子拿上,那里面大概有不少好东西。”

太宰治正在开第三个蟹肉罐头的手一顿。“你不陪我一起去吗。”他没有用疑问句,而是用了陈述的语气。他转过身,就这么直勾勾地望着织田作。

漆黑的月亮。织田作回望着太宰。一点没错。

太宰治似乎还要说什么,他那病怏怏的,没有血色的嘴唇翕动着,织田作听不清楚。

“砰。”绚丽的烟花在他身后的小镇上空炸开。

“啊,开始了。”他中断了那叫双方尴尬的对视,似乎快活地笑了一下。“载我去看烟花吧,织田作。”

“好。”

 

他们盘旋在小镇上空。刚刚还存在在小镇上空的乌云似乎被烟花炸开。这使得他们必须格外小心不被地上的人们发现。

“把我的那副眼镜戴上吧。”织田作怂了怂鼻子,这么对太宰说。“他能帮你挡住过分耀眼的光芒,使你那漂亮的眼睛免受灿烂火光灼烧的痛苦。”

“你不用吗?”

“我既然有一千种方法制造门,自然有一千种方法将强光隐去。”

“你才没有。”太宰治这么咕哝着。

“你说什么?”

“我说,那我就收下啦。”太宰治笑嘻嘻地伸手摘下织田作的眼镜架在自己的鼻梁上。虽然长大了不少,这副眼镜对他来说依然大得过分。“今天晚上很明亮。”

“确实。”

“织田作,你看见那颗流星了吗。”太宰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这么问。“就在那边,擦着小镇钟楼顶划过去的那颗,金色的流星。”

“并没有,你也许是看错了?”

“也许吧。”太宰治看起来有些疲惫,他稍稍紧了紧自己的法师袍子。“也许是我想一个古老的童话想得太出神,就出现了幻觉也说不定。”

“什么童话?”

“飞进一点,织田作,我们凑近了去看,我想很近很近,看那些烟花。”太宰趴在织田作背上,似乎很困顿,“那个童话,我给你讲过的。”

“卖火柴的小女孩儿。”他抱紧了织田作的脊背。

 

“被魔法学院前几任校长联手制服并封印的恶龙在百年难遇的庆典上从洞穴里逃了出来,劫持着将他当作朋友的无知少年。他喷火,森林化为荒原。从前的我一往无前,冲入城镇,就如他过去做的一样。人群陷入恐慌,他们绝望地哭泣,尖叫,刺得那黑夜一阵阵疼痛。不过万幸,那天的镇上有大量魔法师。并且,魔法的女主神保佑,两朵烟花恰巧击中了恶龙心脏前的鳞片。”

“恶龙被制服了,皆大欢喜。”那位先生合上他的书本。弹了下面前小孩的额头。“滚去睡觉。”

“要我说啊,先生。这故事真是老套。”小男孩百无聊赖地抱着枕头。“龙就这么死了?那那个小男孩呢?他难过吗?”

“我想他是不难过的。也许。”那位先生摘下他那副过大的滑稽眼镜。“晚安,小先生。”

“他真的不会有一点难过吗?”

“谁知道呢?您该去睡了。不然您母亲可是要连我也一并责罚了。”

“最后一个问题。”男孩拽住那位先生的袖子,用他最擅长的方式恳求。“您知道他们第三次见面的时候的对话吗,先生?”

“我并不知道。”

“您知道的,你是个大魔法师,先生,而且还那么年轻。您一定能够通过魔法的女主神知道的。”

“好吧好吧。”那位先生重新坐回椅子上,“不过,讲完这个你就真的得睡觉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内容。”

 

那天太宰是从一个烟囱里进来的,他整个人灰扑扑的,看起来很狼狈。“嘿,第六种。”他说。

那天他们到底做了些什么呢?魔法的女主神也想不起来了,真是遗憾。不过,他们发生了争吵。

“就算我已经老迈,也还有两三百年的余生。你那区区一百年的生命对于我,实在是太过短暂也太脆弱了。 ”

“至少我们先开心地过一百年咯,到我老得走不动了,就窝在这里听你讲你那些一千年前的故事。到了我连眼睛也睁不开的时候,你就用金币和宝石埋住我,让我绝了最后一口气。死在一堆珍宝里,真是绝妙的想法。”

“可惜那条龙死了。”小男孩迷迷糊糊地,他快睡着了。

“是啊,真可惜。”

评论 ( 3 )
热度 ( 33 )

© 三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