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也

廢萌系居家田園派

【织太】千年的龙与魔法师02

002

[这一章因为算是和前后都有衔接,所以行文上看起来可能会有点乱大家凑活啊哈哈哈哈]

应该是有人在看的吧哈哈哈

悄悄告白下逆流岛(喂)

太宰治还真的如他所说,经常会来找织田作。并且每次的进出方式都不一样。有时候是从教学楼某个被误认为是狗洞的地方爬进来,或是顺着织田作洞穴顶上某根好像是藤蔓的东西爬出去(那次非常惊险,太宰有四五次险些从上滑下来,多亏了织田作的翅膀接住了他。“麻烦你小心些。”织田作这么说。“你真的是个有点分量的小男孩儿。”)

有一次甚至更加离谱,太宰在宿舍门口碰见了一只巨大的鸟类,说不上来是什么品种。它用爪子箍住太宰的胳膊将他从一片茂密的树丛中的某个枝杈间送进了洞穴。

“嗨织田作,他是你派来的吗?”太宰治在落地并目送大鸟离开后这么问。

“并不是。”织田作没有戴他那副滑稽眼镜,拨弄着金币和宝石玩。

他们平时都聊些什么呢?聊很多东西。太宰会和织田作说起自己的学校。虽然他看起来是一个散漫的法师学徒,但却确确实实是名校出身。那可说是法师界相当权威的存在,赫赫有名的法师们几乎都是这所学院毕业或是在此担任讲师。与之对应的,它也有着相当漫长的历史。

“也许有几千几百年吧?从人们习得这种以语言和器物交换力量的能力起,就一直存在着,似乎是这样?”

那又是什么教会了他们这种能力呢?

“也许是人自己习得的,也许是从恶魔或者天神那里偷窃来的。或者,是龙教给他们的。谁知道呢?教科书上可不会讲这么细枝末节的东西啊。”

他们也会讲起织田作还没有老到决定一直窝在洞穴里的时候的经历。

“年迈的老龙织田作说,他曾经遇见过一位魔法师,他有着无与伦比的力量却从不轻易杀生。那位魔法师给织田作讲了他自己的经历。他问织田作,你知道为什么,有些人,或者龙,明明有足够的力量,却不轻易杀生吗。”

“我说我并不明白。”织田作在给太宰讲起这件事的时候有些困了,厚重的眼皮不断地想要合拢。“我尝试着向他提问,希望他告诉我原因。”

“他却告诉我,他也不知道。希望我能在将来告诉他答案。他给了我一个羊皮卷,说希望我能把找到的原因记下来告诉他。”织田作已经完全是闭着眼睛在讲他的故事了。“他起身打算离开。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我并不会人类的文字。他便消失不见了。”

“我可以帮你写。”太宰治这么提议,“你来口述,我来帮你记录。”

“不,学习一种文字对我并不是什么难事,关键是,我并没有找到什么恰当的理由。”

太宰治整个人又缩回了织田作特别为他准备,虽然只是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出来的靠垫堆里,两根秀气的眉毛耷拉下来,连一头黑发都显得有些蔫巴巴的。“好吧,那等你想到了我在帮你写。不过,你还记得那个魔法师叫什么名字吗?如果他真的如你所说法力强大,那必然会留下或多或少的资料吧。”

“我记得他告诉过我他的名字……”织田作有些疲惫地眯缝着眼,黄金色的光在其间流转,“他叫……”

“夏目漱石。”

“可惜织田作已经太老了,根本不记得那位魔法师的名字了。”

真是太遗憾了。

“没错。所以让我们先结束这里。让我想想,他们还聊些什么呢?啊对了,太宰治有个非常奇怪的地方。他身上总是有许多地方缠绕着绷带。但又不像是什么受了伤的人。”

“你为什么会缠绕着绷带?是真的受伤了吗?”织田作这么问太宰治,他敏锐地发现太宰的脖颈和手腕处又多了两圈绷带。”

“啊,这只是一个骗术罢了。”太宰治埋在他的靠垫堆了,一边翻着书复习明天魔药课考试的内容一边回答他,“恩……你知道为什么在制作隐身药剂的时候红蜥蜴的尾巴一定要在水沸腾后放入吗?我笔记没记全,大概是在睡觉?”

“因为如果水没有烧开,尾巴就会挣扎。可能会破坏其他的药材。所以,其实是为了博取他人的同情?”

“并不是。”太宰治从自己的笔记本中抬起头,向织田作展示自己手臂上缠绕的绷带。“因为我是一个犯下欺瞒与伪善罪行的不称职学徒,主神要在我身上刻下血痕来惩罚我,我便为自己包上绷带,假装自己已经受伤来博取同情。”

事实上我并不相信这种扯淡的理由,见鬼吧。织田作习惯性地在肚子里这么说。“真是个不错的方法。”

少年抖动着一头黑发冲他露出一派轻松的笑容。“是吗?”他将目光转回书本。“我也觉得这个借口很不错,简直毫无漏洞。”

织田作的洞穴里的奇珍异宝多到有些夸张的地步,几乎太宰要什么,都能从中找到。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太宰治会对此向织田作表示感谢。在可能的情况下带来一些织田作洞穴里没有的回礼。(比如说点心,有一次太宰带了冰激凌球,但那天他找到的方法是跳进校长办公室的火炉,无奈地变成了奶昔。“下次我会试着找一条凉快一点的路带进来的。”太宰治吸溜着他的草莓味奶昔这么对一口喝干了自己面前的原味奶昔的织田作这么说。)

“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魔药课的材料吗?我并不觉得你是缺人聊天的,或者单纯无聊。”

“这个问题太破坏我们的真挚感情了,我说真的。我希望自己有拒绝回答的权力。”太宰埋首在他的书本里,他最近已经由学徒通过考试晋升为了初级魔法师。

“我希望你能够回答。”

“拒绝。”

“回答。”

织田作的洞穴里只有那一扇窗子,就是太宰第一次来的时候发现的那扇。现在是下午,阳光恰好能照射进来,正中太宰和他的靠垫堆。少年柔软的黑发看起来毛茸茸的。他逆着光面向织田作,露出眯缝着眼的,弧度巨大,似是纯良又更接近狡黠的笑容。他学着那些学院里老学究的样子叹气,“好吧好吧我承认,确实有一部分这个理由。”他合上书将之放在一旁,向前倾身方便自己碰到织田作脊背上的鳞片。“但是还有一个更主要的理由啊。”

“太宰治说,我真的很好奇。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一千种进入龙的洞穴的方法。”

“还有。”少年用手抚摸着龙脊背上的鳞片,它们坚硬,冰冷,粗糙,叫他的手疼痛。

只是这么无趣的理由啊,前面都提过了。

“还有什么?”织田作抖了抖身上的鳞片,他正在吃太宰给他带来的是特辣咖喱饭,他最喜欢的之一。今天太宰来的时候尝试了新学的空间法术,但因为能力有限,一路上都在剧烈颠簸,咖喱和米饭拌在了一起,老派的,一勺咖喱一勺米饭的织田意外地发现者这样味道也还不错。

“是啊,就是这么无聊的理由。”

“还有?”少年迟疑了一会儿,摇了摇头,“算啦,我忘啦。”

“这算是假装成事实的借口吗?”

“看在我给你带来了咖喱饭的份上你就当做是呗。”

织田作没拒绝,继续吃他的咖喱饭。这种据太宰治说辣得会像阿姨们看了狗血剧一样流泪的咖喱饭在他看来味道正好。在有点暖意的阳光的午后吃起来非常惬意。

“好咯,那换我问你了。”太宰等织田作把最后一口咖喱饭吃完才开口。“你为什么不出去?为了不使用力量吗?”

“用你的话来说,这是其中一部分理由。”织田作觉得他吃了大概有六分饱,(大约是十五个人份的量)现在想午睡,他决定给太宰治讲个睡前故事。

“从前的我喷火,森林化为荒原。从前的我一往无前,冲入城镇,闯进宫殿。将上前意图与我对抗的骑士踩在脚下碾压成灰尘,我赶走王座上的国王,将他的财宝据为己有,我在如山的金币和宝石间恣意玩乐。但等我转身时,这座被我洞开的宫殿被神力填补。我妄图破坏,逃出生天。但是陷入失败。我想也许会有我能顺利出去的门,但徒劳无功。我只能待在这里,看着这儿华美的装饰坠落粉碎,精致的器物融化成粉末。”

织田作讲得自己快要睡着了。他转动快要被眼皮完全盖住的眼珠去看太宰治。

太宰治还是完全清醒的。裹着他那件歪歪斜斜的法师袍,上面划着石灰粉道。看到织田作转向自己的眼珠子,他安抚意味地瞬时摸了摸他背上的鳞片。“我想我该回去了。那边那块等身镜看起来是一个回去的媒介。”他起身,抖了抖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对了,还有一个问题。”

“是什么?”下午的阳光很暖和,织田作困得不行。

是什么?

“啊,我又忘了。”太宰治灿笑着说。“你就当做是假装成事实的借口吧。”

“少年太宰治笑眯眯地问那条龙,年迈的老人记忆会陷入混乱,年迈的龙会吗?”

那那条老龙又是怎么回答的的呢?

“哎呀,他那时候已经睡着啦。”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三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