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也

廢萌系居家田園派

【织太】千年的龙与魔法师(1)

[这次是真的有后续不是随缘]

[发上来断后路]

[no unfo plz]

像所有童话的开头一样,我们先介绍背景。
主人公之一的织田作之助是一条还剩两三百年寿命的老龙,过去大概法力高强,现在两眼昏花,爱好是盘在自己堆满了金银珠宝的洞穴里思考人生。
主人公之二的太宰治,是一位新晋的魔法学校学生,在某一个逃课的下午,误闯了主人公之一的洞穴。
“少年靠在那堵长不出爬山虎的墙上打算午睡,他身后的砖松动了,他向后仰倒,看见一条漆黑的小道,好奇心驱使着他钻了进去,像爱丽丝跳进兔子洞一样。”
那恰好是老龙织田作午睡醒来的时间,竖纹的金色眼睛还眯缝着,翅膀呼楞楞扫过金山银山寻找他的眼镜,激起让人想要哭泣的金钱浪花声。他耸了耸鼻子,如猎犬般的眯起眼,从鼻腔里出微热的肉眼可见的浅红色气流,咧开嘴,从尖牙之后吐出一个一个的音节。
“这里有恶龙。如果你不赶紧离开,我便喷火,让你遭受焚烧,衣不蔽体,甚至体无完肤。”他这么说着,微微偏头看向左前方的石阶,那是一个目光不可及的拐角。“以及,在离开之前,把我的眼镜还来。”
不可见的拐角之后传来一阵闷闷的笑声,似乎主人刻意忍耐。半晌,探出一颗有着卷曲黑发的脑袋从那里探出来。“哦?恶龙在哪儿?”那是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脏兮兮的偏大的魔法学校学生的袍子(他那种左右不对称的穿法让织田作花了些时间辨认),衣物未遮蔽的地方诸如手臂和脖颈上缠绕着绷带,头发有些偏长,软软地耷拉在少年的前额和耳朵上,又因为过深的颜色使皮肤看起来更是苍白。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那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单单一个镜片就快和他的脸一样大,这使得他不得不一直扶着这副让他看起来相当滑稽的眼镜。“我目之所及,不过是一个老得快要迈不开腿的守财奴,带着金银珠宝的项圈,在那里沾沾自喜罢了。”
他脸上的笑容很有趣,让织田作想起一副油画,似乎随着心情的不同,那个笑容就有了不同的含义。“这看起来是个狡猾的小骗子”他这么想着,骨翼恐吓似的轻轻震了震。“我说,你要是不走,我便喷火了。”
那个小骗子的笑容在此刻看来又有了一种奸计得逞一般的得意。“你不敢的,老龙。比起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孩子魔法师,你更舍不得你的金银财宝们。你不会烧我,因为你老眼昏花,根本看不清我在哪里。”他从石阶上走下来,依然托着那副滑稽可笑的眼镜,一路翻山越岭向织田作跑来(事实上,那对于织田作来说只不过是五六步的路程)。“我有个好提议,不如我们一起愉快地玩耍怎么样。我叫作太宰治,男。”
他这种完全没有恐惧感的行径倒是让织田作着了慌,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那个小不点就这么向自己跑过来(他的骨翼下意识地动了好几次,差点没把太宰吹飞下去)。
“少年全然不恐惧地,就这么靠在了老龙身上,戴着老龙的眼镜。‘我们来聊天吧,像朋友做的一样’。他这么对老龙提议道,‘比如,龙到底什么时候会死。’”
这可是个有点冒犯的问题了,若是碰上一条年轻的,狂傲的龙(傲天),太宰治大概已经被烧成烤串了。但,非常庆幸地,太宰治碰上的是行将木就的老龙织田作。
“这我可说不准,也许到了生命之树枯萎的时候,也许就在下一秒。虽然我总隐隐有种感觉,我完整的生命还剩两三百年。”沉默了几秒,织田作似乎觉得一人一龙来个座谈会也没什么不好,当然也可能只是一种战略。“首先,你得把眼镜还我。”
“好吧好吧,下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戴眼镜?”太宰治摊着手,做了个服了你了的表情和手势,架在头顶的巨大眼镜险些又掉到地上。
“因为我太老了。我靠着这些金银珠宝反射的月亮的光辉,度过了无数个日夜。他们太过诱人又太过无趣,晃花了我的眼睛。”织田作这么解释。事实上。他在肚子里这么说。只不过是因为这副眼镜让我看起来相对要博学一些,像一条善于思考并且热爱阅读和写作的龙罢了。虽然我并不写作。
“好咯好咯,老眼昏花的守财奴先生,你的眼镜。”太宰治把那副大圆框从头顶拿下来,织田作伏在地上,要给他戴上眼镜却还是有些艰难。老龙的鳞片像是生锈了的铜块,坚硬而冰冷,带着粗糙的迟钝感。“你看起来可真是一条快死了的龙。”太宰治这么说着,嘴角还是上扬的,带着微笑的弧度,甚至还快活地,露出一点点牙齿。
戴眼镜的过程算是艰难,结果也相当滑稽。那副对于太宰治来说大得可以当盾牌的眼镜,到了织田作的鼻梁上却成了洋娃娃眼镜一般的存在。这种情况,还真有点像是吃了蛋糕又喝了药水的,尴尬的爱丽丝。
“他们之后都谈了些什么呢?估计连作为主角的两位都记不清了吧。也许是少年魔法师太宰逃课的时候街边碰到的漂亮女孩儿,或者从同学那里用了什么不正当的鬼把戏得来的小甜饼。也许是织田作堆积的财宝中哪块乏味的宝石,少年太宰治打算要了去研究魔药。这种琐碎的事情,是没有人,或者龙会去认真记忆的。”
“非常有意思,那个地窖一样的地方居然是有窗子的。少年太宰治偶然注意到了这一点。”
“哎呀,居然已经是晚上了。再过会儿大概要门禁了吧。看来我得溜回去了。”他靠在老龙大概是脖子的位置,双手十指交错,双臂上拉,伸了个懒腰。“下次再见咯,老龙。”
我可不觉得还会有下次。织田作依然是在肚子里这么说的。“你不把那块宝石带回去吗?”
太宰治在他未说完时便已将嘴角咧成了一个得意的弧度,他从歪斜的法师袍衣兜里掏出一块亮闪闪的东西。“我可不是什么会客气的人。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好意。”
织田作一瞬间愣在那里,全身鳞片都跟着抖动一下之后僵直了。等他渐渐回神,目光重新在滑稽眼镜之后聚焦时,太宰治正奋力地趴着墙边一座金山。
“你在做什么?”
“我在想办法爬窗回去。不过如你所见,这对于我的身高和法力来说有些困难。介意帮我一把吗?”
“你完全可以从你来的那条隧道里回去。”
“嘿,那多没劲儿。”太宰治努力未遂,一屁股坐在金山上往下扔金币。“那本无聊的教科书上可是说了,通往龙的洞穴至少有一千条道路啊。走同一条什么的,还不如去找一个女孩子殉情还比较有趣。”
不,把殉情去掉比较有趣吧,而且那只是一句俗语吧。这是织田作在肚子里说话最多的一天了,大概。“难道你打算找齐一千条道路吗?”
少年骤然绽开一个烟花般的笑容,“真是个不错的主意,我想我可以在你或者我死去之前完成这件事,这一定会非常有意思。”他从墙上抹了点石灰在自己的法师袍上划拉了两道。
“现在,我已经攒了两种了,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嘿织田作,你用尾巴把我卷起来干什么。你要把我从窗子那边送出去吗?我真是受宠若惊。你真是太善良了。”
织田作沉默地继续着运送太宰治的工作。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和人类穿针眼一样的细活,他得小心翼翼地控制好力道,才能保证他卷起的那个小家伙不会被勒得窒息。
“下回见。”他终于把小家伙平稳地放在了窗台上,收回尾巴勾掉自己鼻梁上的眼镜,合眼小憩。
等他注意到像猫儿的咪呜声一样轻微的呼喊,月亮已经爬过树梢,向着屋顶去了。“你怎么还没走。”
“对于打扰到你这件事我很抱歉,真的织田作。但是,一则我打不开这扇窗子,二来这窗外的地面里窗口着实高得吓人。还有三,我并不会什么爆破咒或者飞行术。非常遗憾,从这里出去看来得等下次了。你还知道什么除了我来时的那条路以外的通道吗?”
最后太宰治被塞进了金山和珠宝堆之间一口黄金砌成的泉眼里。非常兴奋的历险。
非常幸运地,出口恰好就在他的宿舍门口,他赶上了门禁,免于罚站。
“晚安,女士。愿你在这个浓郁而甜蜜的夜晚能做个好梦。”他堆出最甜美的笑容送走那个大腹便便的中老年舍监。从墙上捻下一把石灰,在他的法师袍上划了一道。
“晚安,织田作。下次见。“

评论 ( 1 )
热度 ( 26 )

© 三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