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也

廢萌系居家田園派

荒诞梦境(芥川第一人称视角,强OOC,预警)


(insp来自某个丧病文野语C中太宰君和爱手艺君对于JJ的特殊爱好)

猫会拔掉你的舌头,让你无法说话。
做了一个梦,梦里看见了那位先生。他在恶作剧,在扮演塔罗牌中的倒吊人,脖子上和手臂上的绷带因为百年老树枝蔓般的绳索而有些不可见。他冲我笑,他每次做这样常人不可理解的事的时候都会笑,比如,自杀。用脸颊上的肌肉牵动嘴角的,不恭的笑。他换着平时的衬衫马甲风衣,整个嘴唇呈现一种夸张的大小,用油彩或是什么涂成血红色。脸颊和下巴因为技术不佳,或多或少都沾染了一些。
先生他又在尝试自杀吗?我想这么问。
不,不会。这次不是自杀。我这么笃定地告诉自己。
先生看见我了。他冲我笑,用那血红色的嘴唇。满不在乎,又似乎怜悯而悲哀。
呐呐,软蛋芥川,回见啦。
倒立是一项非常劳累的运动,汗水会浸透衣料,黏腻地贴着脊背。
醒过来时如同连续地倒立了三天那么累,或者更甚,汗水细密地覆盖整个背部,所幸大衣被放在远处,才没有在梦中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错误。整理好自己了,去看看先生吧。

第二天又做梦了。梦里先生坐在一片漆黑的草地上,我蜷曲在一个树洞里。梦里的我讶异地问他为什么白天的草地是墨黑的颜色。他张了张嘴,今天他没有涂红色的油彩,没有那么夸张怖人。看嘴角,他似乎是想冲我笑。我不喜欢他的笑,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总是透着一种我轻易就能读出的嘲讽与蔑视。我想制止他。但我没来得及开口。和草地连成一片的漆黑的天空中落下三颗流星,一颗通红,两颗金黄。金黄色的两颗在先生面前变成了粉末,通红的一颗穿过了他,在他的腰腹上开了个洞,又转弯折回洞穿了他的大腿。我承认,我当时彻彻底底被吓倒了。我想爬出树洞但却没有任何力气。我就这么看着他,他依凭着被开了两个不小的洞的身体站在那里,问我你会开枪吗?我想说我会,但树洞里的我却在他弯腰去捡那些金色粉末的时候不停地摇头。你在做什么!你想被认为是个无用的臭虫吗!这么质问也依然无效。
他就这么握着金色粉末手臂向前平伸地站了一会,一甩将之丢弃。啊,真是太可惜了。果然还是不能做到杀伐果决啊。他一边笑着说一边做了一个表示无奈地摊手。粉末落在地上,变成了一根根手指。
醒过来了,时间尚早,连日出都还有几个小时的距离。再睡一觉,但我害怕再次做梦。我想给先生去个电话,讲我的困扰和我的梦。但先生必然会嘲笑我的幼稚。况且,我从未和他述说过什么心事,也不知其联系方式。睁着眼睛等天亮吧。

现在是第三天,还是在做梦。今天梦发生在湖里,确切的说是我在湖岸上,先生在湖里。湖水和昨天的草地一样,是漆黑的墨水的颜色,极深,极深的墨色,和先生头发还有眼睛是一样的颜色,也同样的对我不透意思光亮和暖意。先生漂浮在湖水里,只露出上半张脸。 湖面上一个他吐出的泡泡都没有,也一直没有。但我知道他没死。他微卷的头发有些长而蓬乱。顺着两颊溶入墨色的湖水中,和一团团黑藻混合在一起,缠紧了他的身体。
我无法往湖中走一步,每次我一向前迈开腿,甚至还未碰到湖面,以先生为中心,阴沉的湖水就有一圈变为红色,鲜艳到发臭的血红色。“那是先生的血。”我这么清楚地知道,不敢再迈一步,但又总想试一试,湖水却一点一点被全部染红。先生突然睁开眼看我,映着一片艳红的湖水有些不真切,我看不见他的嘴唇。但我看见湖面上有一串泡泡,噗地爆开,留下一串血沫儿。他在笑。我知道。他真是可恨。他又在笑。他怎么不去///死。

那天,也就是七天前。雨声在窗外,我遇见了许久未见的先生。他在屋外,衣物和头发被淋得湿透,架着讨人厌的笑容。似乎并没有武力相向。他还是像叫陌生人一样叫我芥川君,同样也是收到了敬语回应。
我们进了一家爱情旅馆,房间的隔音很差并且老旧得像是一位肌肉松弛乳/房下垂皮肤上布满褶子的破烂妓///女。我们似乎是做/-/-/爱,毫无爱意可言,满是暴力和疼痛。我用犬齿去撕咬他的后颈,手臂上是先生的咬痕。
我该因此高兴吗?应该吧。
发烧或是什么,先生的体内是火烫的。
恰如酸得掉牙的少女漫画所言。人有。多么冰冷。

我知道我明天就不会再去做梦了。今天醒来的比昨日稍微晚一些,只不过太阳同样没有升起。有雨声在窗外。

看见的最后一个先生的模样。他被吊在索套里,倒挂在一棵歪脖子树上。烙铁使他的腹部和大腿严重溃烂了,没有眼睛,也没有舌头。衬衣上都是血,凝固发黑。
他死了。明明一直都讥笑的他死了。
我该哭出来吗?我一直想要获得认可的人死了。
我应该失声痛哭才是。

侦探社算是落败了,逃亡的直升机自空中直坠入湖。

那是一间不透光的地下室,我是白天偷偷溜进去的。先生被绑在椅子上,手指只剩下了白骨,没有皮肉。
他转头面向我,用看向不准确,他黑色的眼睛正躺在一边的医用托盘里。那时候他的舌头倒是还在。“哎呀,手指使不上劲了。你会开枪吗,向着脑袋那种。”
我摇头,用尽全力闭上双眼。这不过是梦。
你该醒了,芥川龙之介。

评论 ( 6 )
热度 ( 74 )

© 三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