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也

廢萌系居家田園派

【凛泉】圆圆的月亮在天上 (上)

永生吸血鬼栗x性转血癌患者泉

之前的点文 @与世隔梨   @桐嶋郁彌就是那麼可愛 

晚自修写到哪儿算哪儿 后续可能会有吧

很嗲很俗  重阳节快乐

 

00.

濑名泉对来帮她拔输液针的护士小姐道了谢,她今天很累,整个人深埋在棉被和床单中。护士小姐好心帮她把室内空调的温度又调高了两度,她依然冷得发抖,还是点头致谢说这样好多了。

今天就连太阳也很好,从窗口投射进来的颜色向他家隔壁那个小男孩的头发,见到他的时候濑名泉总是忍不住想把他抱起来,不过她没什么孩子缘,小男孩在她怀里永远只会哇哇大哭着找妈妈。不过今天就算是小男孩儿来看她,她也没有那个起身的力气去抱抱他或者摸摸他的头。

大概这瓶药里有安眠药成分吧。她这么在心里对自己说。我睡一觉,起来身体就能恢复不少了,说不定就能去外面走走了。

 

00.

濑名泉睡不着,自不得不入院后她就经常失眠,这种时候她会选择读读书,知识不会让她感觉好些,不过是用一种烦躁盖过另一种烦躁罢了。

那个黑发男人在夜深人静时推开了她的房门,“这位小姐,反正你要死了,干脆做点好事吧。”

濑名泉讨厌这个冒失的家伙。他看起来很健康,一头乱糟糟的黑发每一根都透着活力,却来要求她这个快要死了的人帮帮忙。“要是你是来劝说捐献器官的话请出去,我绝对不要。”

她冷着脸,摆足了拒绝的姿态。对方却像是不具备读空气的能力,径自走到濑名泉床边牵起了她的手。“为什么会有人提这么无礼的要求啊。像你这样的漂亮小姐,当然要完好地下葬啦。”

他凑得很近,近到濑名泉忍不住觉得他可真好看。血红色的眼睛里盛着醉人的美酒,皮肤在月色中是一种晶莹的半透明。濑名泉觉得自己大概是快死了,这眼前的男人是来引渡她这个因病痛无法上天堂的死神,难得这位死神有一副他喜欢的皮相,也算是死前一件幸事。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朔间凛月。嗯,用你们喜欢的小说里的词汇,是个血族。其实就是吸血鬼啦。”

 “我好饿,经济又非常拮据无法从医院购买血袋,所以,可以让我喝小姐你的血吗?”

 

00.

“你是笨蛋吗?看清楚我的毛病再讲这种话吧。”

“没事没事,白血病对于吸血鬼来说没关系,而且这个也不会传染。”

“所以呢?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自称吸血鬼的年轻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握着濑名泉的手一下一下细微地摩挲着濑名泉的掌心,“这可真不好办。”他说,“一般女孩儿们见了我,只要我对她们笑一下,她们就什么都答应了。”

让您第一次碰壁可真抱歉。濑名泉一面想着,一面试图把手从这个叫做朔间凛月的自大狂怪胎手里抽出来。可我要死了,所以我的任性你管不着。

就要成功的时候朔间凛月又再次握紧了她的手指,有些过头的力道把濑名泉的手指捏的轻微错位。对方似乎注意到了这点,“抱歉。”他说着,稍稍放松了力道,却还是维持在濑名泉无法挣脱的范围。“许愿的说法太浪漫了,我们做个交易吧。”

“你为我提供血液,我满足你一个要求,成交吗?”

他的脸上带着寻常小女孩会缴械的笑容,事实上濑名泉也有些招架不住,她只是实在没有力气去做一个着迷的表情。她快要死了,站在悬崖边一块岌岌可危的岩石上。和疯子交易也好,相信这个人是疯子也罢,只是在坠落谷底粉身碎骨前一次没有损失的飞翔罢了。

“成交。”

 

00.

濑名泉用脖子上的牙印换来她病房的一个常客。常客大概如他所言确实是个吸血鬼,毕竟他如小说般俊美而苍白,扎进她脖颈间皮肤的獠牙也是货真价实的锋利。

“我以为一般吸血鬼都会不走寻常路。”朔间凛月在午夜将近时推开了濑名泉病房的门,濑名泉这么说。

“你指什么?”他有些莫名其妙,他们相处的第三周,这个小姑娘已经不像最开始见面时一副抗拒的冷冰冰姿态,也不像第一次被吸血时那么恐惧无助。朔间凛月在夜晚来到病房陪伴她,给她削个苹果或者一起念念书,作为一个有生活情调的吸血鬼偶尔给她带点小点心,定期收取他的劳动所得。他把自己定义为这个小姑娘的有偿护工,但他们似乎已经顺理成章地成了可以问一些奇怪问题的朋友。好吧,吸血鬼是高贵的种族,并不会计较这么多。

“你不觉得从门进来很普通吗?翻窗或者用蝙蝠飞行听起来比较像吸血鬼会干的事。”

“……你得知道,虽然身体可以修复,但万一从窗台摔下去还是很痛的。至于用蝙蝠飞行,就像你们人类请佣人,也是要付报酬的。”朔间凛月把大衣挂好,坐上濑名泉的床沿,“而你知道的,我很穷。”

濑名泉拿一本大部头抵着下巴,不是之前她在看的那本伤春悲秋的恋爱小说,朔间凛月看不进去,他比较常在濑名泉看书的时候玩濑名泉的手机,或者玩这漂亮姑娘的头发。它们是一尘不染的银色,带着造物主精心设计的卷曲。病痛把这姑娘折磨得骨瘦如柴却夺不走她的美丽。她鼻梁的弧度在夜晚看像一弯柔软的月牙,朔间凛月喜欢她的鼻梁,就像他还是小吸血鬼的时候喜欢月亮,想抱着咬一口的那种喜欢。他抱不住月亮,但他可以抱抱濑名泉,濑名泉也喜欢朔间凛月抱抱她,朔间凛月知道的。夜晚的活动一般由濑名泉提议,但今天朔间凛月有一个在自己的主意,他的手指一下一下卷着濑名泉的长发,把脑袋垫在怀里女孩的肩膀上。有点单薄过头,他的下巴有点痛。“濑酱,我带你去看月亮吧?”

“你要是敢把窗户打开,我就打烂你的头。”

“……用蝙蝠带你上去看。”

“你刚刚还说很贵的吧?穷鬼先生,说谎都不打草稿的吗?”濑名泉没表现出什么感动也没见得多兴奋,拿怀里的大部头砸了一下朔间凛月的后脑勺。“你可真是一直在给我创造打烂你头的机会。”

朔间凛月被砸得下巴在濑名泉肩窝里又磕了一下,还差点咬到舌头,有些局促和狼狈。

“破例摆摆阔,你还不乐意了。”


评论 ( 4 )
热度 ( 97 )

© 三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