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也

廢萌系居家田園派

哇是我的repo😭😭😭

Vefirev:

凛泉 《黑天鹅》repo


可能有剧透(...)

给三也太太的迟来的很糟糕的repo:


太太这篇黑天鹅的设定我很喜欢,一点是冰上舞者的泉非常的诱人,另一点是车车也很吸引人(...)。文中的凛月是不折不扣的小恶魔类型的,见面的一开始因为对泉的糟糕评价被本人听到而结了“梁子”,泉在之后舞步训练变得更加糟糕的情况下去拨打电话给凛月寻求帮助却被引诱地一点点得堕落。但最终,始作俑者也一起堕落。

文中的泉,高傲,冷淡,一心投入于增强舞步技巧之中却忽视了舞步所需要的情感这一块。但凛月的出现,不偏不倚,正...

【凛泉】黑天鹅

冰啪 滑冰泉和普通宅男栗

直接把整个小料原文档贴过来了,提前圣诞快乐。

这篇的第一段是之前发过的,因为一些原因不打算删,为了阅读方便也一起放上。可以的话请给我评论。


围脖停车场


石墨停车场地址

【凛泉】圆圆的月亮在天上 (下)

永生吸血鬼栗x性转血癌患者泉 的下篇……

你们要看上篇吗

其实只是想写最后两段,写酸真好玩。


00.

今天濑名泉提了两个要求。她想去染头发,还想去吃蛋糕。

“好啊,走吧。”


00.

濑名泉走出美发店店门时,那一头颜色乱七八糟的头发让站在门口玩手机等她的朔间凛月发出长长一声迟疑。

“很奇怪吗?”刚刚还理直气壮想着反正化疗完头发就掉光了的濑名泉突然感觉有些局促,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意朔间凛月一个随意的音节之下的含义。但她承认,自己想知道朔间凛月的评价,女孩总是想通过别人的赞美来证明自己的美丽。虽然她自己也知道,这头七彩的头发肯定是滑稽...

【凛泉】圆圆的月亮在天上 (上)

永生吸血鬼栗x性转血癌患者泉

之前的点文 @与世隔梨   @桐嶋郁彌就是那麼可愛 

晚自修写到哪儿算哪儿 后续可能会有吧

很嗲很俗  重阳节快乐


00.

濑名泉对来帮她拔输液针的护士小姐道了谢,她今天很累,整个人深埋在棉被和床单中。护士小姐好心帮她把室内空调的温度又调高了两度,她依然冷得发抖,还是点头致谢说这样好多了。

今天就连太阳也很好,从窗口投射进来的颜色向他家隔壁那个小男孩的头发,见到他的时候濑名泉总是忍不住想把他抱起来,不过她没什么孩子缘,小男孩在她怀里永远只会哇哇大哭着找妈妈。...

脑老师@脑装垃圾 的吧唧repo 跪在地上给吧唧们撕膜太好看了呜呜呜呜呜呜
手边没有瑞瑞先拿俩嘉嘉凑个数(。)

【雷安/瑞嘉】结了又离

-民||政||局paro结||婚办的安和离||婚办的雷四处出没的瑞嘉。跟现实大概不一样。

-职业问题这个安哥有点……鸡婆,涉及安哥身高避雷注意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就只是想看他们互怼(。)

-连续两次秒吞好绝望啊 明明没有啊十八啊(。)

-我是链接-


【接车】好歹告一段落了的第五棒

为什么到我这里居然是箭在弦上啊!

我以为我会摊上甜蜜到恶心的事后情话小环节的!

结果到最后都没有进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干巴巴)

感谢甜甜卅借我停车  绝对要写个达拉崩吧赞美你(嗯???

链接一下前几棒的太太

01   02   03   04


文明出行靠大家下车的乘客请从后门依次有序


【凛泉】营业时间禁止玩手机

R18和OOC预警

为防被锁老样子放试阅走外链围脖停车场


“想和小濑在营业时间做。”

“哈?”赤裸着脊背的男人用狐疑的眼神看向他,“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和总是一副不可一世表情得嘲讽王子做的话,比起和现在的娇羞小媳妇一样的小濑,大概别有一番风味呢。”

“你这话简直就是在堂而皇之地声明自己要出轨一样。还有,营业时间就有点营业时间的样子,少想这种摸鱼划水的蠢事。”

“居然不反驳娇羞小媳妇吗!不过这么说来,确实是最经济实惠的偷情方式,考虑一下吗。”

濑名泉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翻身对着朔间凛月似笑非笑的表情回敬了一个有些难看的营业笑容。

“你信不信我把你那颗废料脑袋直接...

【凛泉】某吸血鬼的美瞳(儿童破车)

裤老师生日快乐(x) @唐尅 

一辆突发儿童小破车来表达我想要爆哭的心情

来自 @Vefirev  的点文人类高中生凛月x吸血鬼濑名泉

……我做了个大死 然后翻车了233  放个没有养分的试阅走外链吧


“想要人的精气的话,总是要拿点什么来交换的呀小濑。”


梦之咲最让人啼笑皆非的秘密之一,自称吸血鬼的朔间凛月是个普通男子高中生,如果只有这样当然够不上这个“最”字,这句话的后半部分,最看不惯朔间凛月这样作风的濑名泉是个吸血鬼。

朔间凛月到底是说说而已还是真想成为吸血鬼没人知道,反正濑名...

【KN含凛泉】好男孩从来不打架

就乱谈恋爱

顺便阻止利达打架 

不是什么正经KN

凛泉要素attention


月永雷欧一声暴喝,举着他惯常的家伙事破门而入,雷霆万钧,雷厉风行,随便雷什么,“濑名,鸣上,凛月,我寻思着,是时候跟天祥院干一架了!”

彼时鸣上岚正挑着个矬子修他的指甲,听罢差点把关节上那点褶子给矬平了。“王,王你说啥?”

月永雷欧对着七扭八歪交缠在被炉里的三具男体露出了面对死给的平和笑容,眼睛里的亮光都能把被炉给点着了,大笔一挥在稿纸上留下一道气盖山河的浓墨重彩,“我说,是时候去和天祥院一决雌雄了!”

他消失得飞快,恰如来时。鸣上岚还没来得及把指关节上的褶子捏出来时便不...

過400fo啦還截到了很可愛的數字(什麼)
所以我來開點文啦( ◞´•௰•`)◞有想看的梗請不吝惜地拿出來吧!(車大概也...可以)現在在寫的基本就只有凜泉,不過別的CP有想看的也請留言。寫得會比較慢,一方面我之後一個月都在考試,一方面我比較弱_(┐「ε:)_
總之感謝大家!每次看到大家留的評論和心心真的超級開心(٭°̧̧̧꒳°̧̧̧٭)
要有人啊要有人啊要有人啊要有人啊拜託了😭

【凛泉】糖果只给好孩子

年龄操作什么感情发展都没有的医生泉和栗宝宝。


00.

濑名泉不是什么大人物,也不曾做过什么家喻户晓的善举。他今年从医大毕业,刚结束了在对口医院各个科室的半年轮训,于本日开始了小儿科医师的生活。连濑名泉自己都没想到会被分到这个科室,虽然出名和蔼的胖主任在上周五就安慰他不用紧张,和小孩子们相处并不是什么难事,稍微准备一些他们喜欢的东西就可以了,轮训期间连续因为冷脸一天吓哭三个的医院记录还是让濑名泉的心情如同初次上战场搏杀的士兵一般复杂。

同期的半个好友鸣上岚给他传了邮件,他绞尽脑汁打算拿来哄小朋友的糖果已经被邮寄到了医院,还附带了一张指尖夹着糖果故作诱惑的自拍...

【凛泉】温暖的尸体

两只书中僵尸,很老套的故事,希望不会让人太讨厌。


00.除此之外的

大致上,朔间凛月和濑名泉在这个世界里担当的是非常次要角色,从阵营来说,是个微不足道的反派。

朔间凛月是个轻松的反派,他的存在几乎可说就只是为了证明他们这个阵营还是有长得好看的存在的,为了吸引一下女性的注意力又加上了懒散和生人勿进的性格设定。与主角有交叉的剧情里遇见了曾经是青梅竹马如今却处于对立阵营的主角之一,回忆往昔感到福至心灵,在同阵营反派赶来时为主角们舍生取义挡了一波伤害,留下了骗取小姑娘眼泪的“真君一直说要我主动为了朋友做些什么,那就试试看吧”这样的老土台词。

忘了说,朔间凛月所属...

【凛泉】情书

捏他了一些我很喜欢的撩句和歌词。

希望看着不会有一种在读老年情诗精选的感觉。


为什么我非得给这家伙写情书不可。

说什么作为回报你也会写。肯定又是什么不正经的嬉皮笑脸的话。

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兀自烦恼。搞不好那家伙正躲在什么地方偷笑吧。做什么事都是一副认真样的濑名泉,连对这种事都是一副应考生写卷面作文的正襟危坐。

为什么我非得给这家伙写情书不可。

朔间凛月,你这条老狗。


濑名泉卡壳了,碳素笔写了又划再写再划。称呼那个朔间凛月为“亲爱的某人”实在是太诡异了,每一个笔画都让濑名泉的手臂上长出一片小疙瘩。他从没想过自己...

【凛泉】黑天鹅 01

冰啪但跟原作剧情无关 专业词汇来自YOI 捏他部分来自电影《黑天鹅》

本来打算整篇写完再发的 不过这样子比较好断后路


濑名泉属于能惊艳到旁人的那类上帝宠儿里,最直白的那种。

他有一副从小到大不论男人女人都会驻足回头的好皮相,又由于日后在花样滑冰事业上建树颇丰,甚至被不少杂志赞美为“冰雪中最耀眼的蓝宝石”“魅惑人心的冬之妖精”。

关于朔间凛月和濑名泉的故事,发生在这些在本人看来相当破廉耻的称呼被大肆传播之前很久,久到濑名泉这个名字,甚至还只出现在某个小城市的花滑集训队备选队员名单上。


00

羽风薰从更衣室出来,把运动包挂上肩膀一边和...

【凛泉】【滴滴滴】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其实涉黄也不是很严重,安全起见还是走↓

*年龄操作放飞自我的bitch泉上线,骚起来啊大泉哥

*一辆没有进隧道的车可能会遭遇人称尴尬

*没问题的话那就狗→


00


现在的场面有点刺激过头了。朔间凛月面对着眼前的漂亮脸蛋,咽了一口成熟社会人的唾沫。


朔间凛月今年25岁,在两家中心地段的高级餐厅做演奏,人设是平时除了工作和满足基本生理需要几乎不出门,今天在唠叨的青梅竹马衣更真绪本月第十几次提醒他买电扇的短信催促下不情不愿地搭上了去往电器街的电车。

“你这样的生活习惯太不健康了。”竹马在这条语音信箱里不符合年纪地第三次叹气。“作为一个二十...

【凛泉】好男友

*又酸又娘的我

*老夫老夫  零零碎碎

*希望饼干太太好好的


00  

    虽然空口白话苍白无力,但朔间凛月很爱濑名泉。

    濑名泉也很爱很爱朔间凛月。


00 噩梦

    一个属于濑名泉的噩梦。

    他在一座与世隔绝的小岛上醒来,和朔间凛月一起。两个人全给巨型甜甜圈给束缚了手脚动弹不得,除了一路顺着山坡滚进海里之外行动力基本为零。甜甜圈...

【凛泉】做头

OOC 注意避雷。

然后这个泉有点……傻。


00 洗一洗呀

鸣上岚亲亲热热地揽着濑名泉的左胳膊说泉酱我同你讲,今天要带你去个好地方。

濑名泉当他是又中意了哪家的化妆品,在鸣上岚最终把他带到一家香气袭人的美容院时毫不留情地翻了他个白眼。美容院门口是俩不伦不类的发廊走马灯,就是那种黑一道白一道咕咕咕咕往上转的。门口当摆设的还有一水儿的小男孩儿,和新店开张时摆门口的花篮花柱子似的一溜排开,每个人头发的颜色也都跟泼了漆似的红一块紫一块。乍一看还挺,花团锦簇的。带他来的那位已经不见了人影,大概是搁哪儿掏着耳朵做脸呢。徒留他无助一人尴尬地杵门口和小男孩儿一...

【凛泉】调香(扭扭车)

……外链好麻烦

欧欧西,智商掉线的少女泉和狂霸叼什么都知道的栗总。

大概就是个泉总撩骚勾搭栗子的无脑车车车(。)

车的最后就是哐哐哐前后前后前嘛(。)

烂尾了。哈哈哈哈。


“哎,小司居然用的是这么可爱的柑橘味啊,该说真是料想不到还是意料之中呢?”从上一轮睡眠中幽幽转醒的某人意识不清地抓着某后辈的手这么嘟囔。说是嘟囔,也足够全更衣室的队友听个一清二楚了。

濑名泉觉察到自己移情了。

这么说似乎不准确,确切的说法应该是,从对某人的暗恋转向对另一人的,暗恋。他无法确定是从何时开始,只是在自己觉察时,对那人的关注已经超过了当年在自己身边的天使弟弟。

自己未曾发觉的巨大独占...

【终宣】【太宰中心合志】非自然死亡

页数 115P

首发 CP18

价格 40RMB

图阵
十九
咔嚓
虚言kyogen
那谁洗心革面中

文阵
Glen/布景
自主规划
UME/森
Eolst
池子

GUEST
硫酸铜CuSO4
arolling玖一
RUMSF
盒子J
玈柩
八坛 

→→→预售戳我←←←

→→→微博转发抽奖戳我←←←

(太中)PINK 大概是01

……学开车好难。带着耳机驾驶会死的。

两个直男。作者三观不正。


——

——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皆是自认为的直男。可能太宰治不是,他觉得自己是双的几率比较大,毕竟单向的狩猎对他来说范围实在是过分狭小了。不过好歹两位都是因为招惹人的外表有过七七八八过江之鲫女朋友的人。中原中也正在交往的现任是符合他惯常口味的一米五以下黑长发的娇小乖乖女,太宰治的现任一反常态不是金发碧眼腰细腿长波涛汹涌西洋尤物而是走邻家路线的贫乳学生派。在港口黑手党,这唯二拿得出手的高级春/药,虽然是互相看不顺眼的搭档,却倒也没有为了女人这回事起过什么摩擦争执。

当然今天也没有。他们只不过是在...

太中】我因寒冷放弃爱情

看完王上王死矫情。

OOC。

————

无可奈何,无可奈何。

太宰治对中原中也提出了分手。

你看,这天寒地冻,我应该赶紧在冻结的湖面上凿一个窟窿把头埋进去,哪还有闲心来爱你。

这到达零下的温度,连我床头柜里的润滑剂都冻住了。你的里面又干又涩,形同火炉里的木材,进入的时候实在是不爽快,就算温暖,我也没办法有丝毫爱你的意志。

你那么漂亮,那么喜欢漂亮。那些时髦的服饰口袋那么小,根本装不下两个人取暖的手。

我们的爱情算是玩完了。


无可奈何,无可奈何。

中原中也要和太宰治分手了。

你看,这冰天雪地,入水过后的人体是冰凉的,并不适合躺在同一床棉被里安眠。

现在的你...

【双黑】俩老头(哨向

在2月到来前一点点把这个发上来了。又臭又长。

为了某人说好的porn(喂)

自娱自乐的哨兵向导设定,太中太(。

只是想写老夫老妻的双黑(。

每一大坨的时间线都是断开的,还是乱的。写到哪儿算哪儿。

大写的俗。理解困难也不可以殴打我我会大喊爸爸饶命。


00

所以我把太宰治给睡、了?

从此情此景,联系常识,看起来是的。

中原中也想把自己的脑袋狠狠地撞向身后质地坚实的墙壁,事实上他连点上一颗忧愁的烟都没有。他只是用未成年男孩儿看大肚子女友的眼神看向躺在他身侧似乎在昨天晚上与他发生了些什么的黑发男人。那个混货现在已经醒了,微微向上翻着眼睛看向他,伸懒腰的姿势在中原中也看...

【双黑】为人师表

到后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AU师paro



强OOC预警 强OOC预警 强OOC预警



其实就是一堆没头没脑的短打段子


部分段子來自網絡。


謝謝咔嚓还有种地的蜀黍。





看我这小学生文风就知道是24K纯糖好不好



玻璃心看到unfo就会哭



不接受任何形式谈人生



————————————



00



高二的化学老师中原中也,据说在当老师之前是当地有名的小混混。



高二的物理老师太宰治,当老师之前的事没有人知道,学院传说一般的存在。。...

【乱坡乱】遗言告解

(部分有借用自知乎(。Insp来自莎乐美)


(  每天喊着nounfo的人却总是做着会掉粉的事(。


我叫爱伦·坡,一位拥有使阅读我写作的人进入故事中的异能的创作者,作为一个北美组织的首席参谋进行工作。然而,万分不幸,我现下被人暗算,囚禁于医院的某栋高楼。真他妈的,我找不到门,我出不去。我做过极大的努力,几乎可以算是竭尽我所能,企图从中逃脱。但被打开的所有可以以“门”作为命名的物件之后,皆是青灰色石砖砌成的墙,“U’ ve been locked”它们用红漆这么嘲笑我,不不不那不是红漆,那是一只被砌进墙中的黑猫躯体中已然凝固的血液,那群嘲笑我的疯子用之书写,我...

【织太】千年的龙与魔法师(完)

(算是送给 @逆流島 小朋友)

(边写边发烧,写得蠢就别怪我了)

(来陪我聊结局呀)

003(好烂啊我果然不适合结尾(哭号.AVI)完全脱离原著设定别打我)

从织田作往一口老皮箱里扔的金币数来看,他和太宰相处了七年还要多了。现在的太宰治已经是一个相当帅气迷人的青年了。即使他穿法师袍的方式还是那种另类又懒散的歪斜。四肢脖颈还是缠绕着密密匝匝的绷带。

“但是啊,你望着他的眼睛,他也望着你,那就好像是一轮漆黑的月亮,蛊惑人沉迷。就是会那么觉得,觉得他什么都那么漂亮,苍白的皮肤也好,弧度的鼻梁也好,薄唇,四肢,十指。他的角角落落都让人连呼吸都忘记了。”

“你有一群夸张的...

【织太】千年的龙与魔法师02

002

[这一章因为算是和前后都有衔接,所以行文上看起来可能会有点乱大家凑活啊哈哈哈哈]

应该是有人在看的吧哈哈哈

悄悄告白下逆流岛(喂)

太宰治还真的如他所说,经常会来找织田作。并且每次的进出方式都不一样。有时候是从教学楼某个被误认为是狗洞的地方爬进来,或是顺着织田作洞穴顶上某根好像是藤蔓的东西爬出去(那次非常惊险,太宰有四五次险些从上滑下来,多亏了织田作的翅膀接住了他。“麻烦你小心些。”织田作这么说。“你真的是个有点分量的小男孩儿。”)

有一次甚至更加离谱,太宰在宿舍门口碰见了一只巨大的鸟类,说不上来是什么品种。它用爪子箍住太宰的胳膊将他从一片茂密的树丛中的某个枝杈间送进了洞穴。...

【织太】千年的龙与魔法师(1)

[这次是真的有后续不是随缘]

[发上来断后路]

[no unfo plz]

像所有童话的开头一样,我们先介绍背景。
主人公之一的织田作之助是一条还剩两三百年寿命的老龙,过去大概法力高强,现在两眼昏花,爱好是盘在自己堆满了金银珠宝的洞穴里思考人生。
主人公之二的太宰治,是一位新晋的魔法学校学生,在某一个逃课的下午,误闯了主人公之一的洞穴。
“少年靠在那堵长不出爬山虎的墙上打算午睡,他身后的砖松动了,他向后仰倒,看见一条漆黑的小道,好奇心驱使着他钻了进去,像爱丽丝跳进兔子洞一样。”
那恰好是老龙织田作午睡醒来的时间,竖纹的金色眼睛还眯缝着,翅膀呼楞楞扫过金山银山寻找他的眼镜,激起让人想要哭泣的金钱浪...

【织太】定制品

【织太】定制品


[可以配合radwimps同名曲食用,其实和曲子并没有什么关系]


[把太宰写得这么娘炮真是万分抱歉,来张嘴吃12糖]


[莫名其妙我就深夜爆肝了]


[大家七夕快乐]



001


きっと仆は寻ねられたんだろう 【我一定被询问过了】
生まれる前どこかの谁かに 【还没出生前就被某处的谁询问过了】
"未来と过去どちらか一つを 【"未来"和"过去"的中一个】
见れるようにしてあげるからさ 【我可以让你看见其一】
どっちがいい" 【你要看哪...

荒诞梦境(芥川第一人称视角,强OOC,预警)


(insp来自某个丧病文野语C中太宰君和爱手艺君对于JJ的特殊爱好)

猫会拔掉你的舌头,让你无法说话。
做了一个梦,梦里看见了那位先生。他在恶作剧,在扮演塔罗牌中的倒吊人,脖子上和手臂上的绷带因为百年老树枝蔓般的绳索而有些不可见。他冲我笑,他每次做这样常人不可理解的事的时候都会笑,比如,自杀。用脸颊上的肌肉牵动嘴角的,不恭的笑。他换着平时的衬衫马甲风衣,整个嘴唇呈现一种夸张的大小,用油彩或是什么涂成血红色。脸颊和下巴因为技术不佳,或多或少都沾染了一些。
先生他又在尝试自杀吗?我想这么问。
不,不会。这次不是自杀。我这么笃定地告诉自己。
先生看见我了。他冲我笑,用那血红色的嘴唇。满不在乎,又似乎怜悯而悲哀...

© 三也 | Powered by LOFTER